• 亚洲最大线上扑克室,天龙扑克,官方网址发布页 ,传送门:天龙扑克

【天龙扑克】妈妈的爱第一章 篮球帅哥尿在我身上

天龙扑克区块链 小龙女 4周前 (12-24) 12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天龙扑克】妈妈的爱第一章 篮球帅哥尿在我身上

“今天赤也好惨啊,我看他只剩半条命了。”

“恐怕半条命都不到了哦,啧啧。”

“可怜的切原前辈,不知又成了谁的替罪羊。”

…………

刚进网球场,诸如此类的感叹就一直萦绕在耳际,绕得夏江的良心顿时不安起来,该不会是副部长在操练他吧,那自己岂不成了罪人,要不要去人道主义救援一下下他啊。等她看见求生不得求死无力的切原和球场另一端散发着如超级赛亚人一般强大气场的真田时,原本打算主动请缨灭火的她只是很没义气的赞叹了一下海洋生物的顽强然后挥泪别战友。谁料一转身却被终极大Boss逮了个正着,夏江边暗叹自己实在是太松懈了怎么就光被副部长的超级赛亚人气场镇住了竟然没注意到更销魂的黑圣母气场的(#‵′)渗透(⊙o⊙)?边挤出谄媚狗腿且纯良的笑容心想自己一定是昨夜梦中被副部长的太刀柄穿刺了才导致今天人品如此低迷。

“让别人背黑锅似乎不是很符合小源光明磊落的美学啊。”幸村一副我什么都知道你甭想给我(~ o ~)Y清纯的柯南脸。

什么,你跟我谈美学,你竟然跟遭受那个屯口口迹部大爷压迫长达六年几乎导致审美观扭曲的我,谈、美、学?我上哪个阿波罗13号去遨游啊,我所知道的只是红果果血淋淋的生存哲学而已啦。况且如果我此时不知好歹的投怀送抱,不,是舍生忘死,副部长必然AT能量爆发,到时候灭绝的就不仅仅是我这个小物种那么简单了好不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田他很少生别人的气。”幸村顶着就算你在我面前胸口碎大石也无济于事的面孔语重心长道,“这一次他很生气。所以——”幸村深深地看着夏江(所以我连填尸东京湾的机会都没有了会直接化为宇宙间的虚无,你是这个意思么?),口水的吞咽出离艰难起来,“你应该明白他的苦心。这次你会对上青学的越前龙马,是曾击败过我和真田的对手。”

曾击败过副部长么?说起来自己偷跑回来只看了哥哥和副部长的比赛,那个越前完全没有印象呢。夏江思索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无意间让眼前的神之子彻底打了回酱油。如果曾让副部长成为手下败将,那么她……夏江握紧了拳头。于是乎女神露出了百合盛开般的笑容,而对自己的龙套角色完全没有察觉。

训练结束后,真田身后突然多了一只犬科生物,摇着幻想中的尾巴一路跟他到校门口,弄得门卫大妈直想提醒他学校不许带宠物,可寻思老半天记起立海大五百则中只说明不许领入,并无禁止牵出之说,便只好放行,心里惦记着明天把校警的雷达扫描仪借来,好严防浑水摸鱼。

“副部长,我们今天继续练吧。”

“不必。”很给面子地出言拒绝。

“我是真心想练。”

“……”

“我很诚恳地请求得到再砍你的机会。”

“……”这也算道歉的态度么,我脑子让压路机碾了才会答应你,闷骚男内心吐槽。

“我有信心拿下一本哦。”继续围着转,不信转不晕你让你迷糊就范。

“……”佛曰四大皆空。

“前辈,我真诚的错了,我保证会很用心很用心。”

“……”你犯错误都那么真心实意让我怎么原谅你。

…………

“前辈,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跟你回家,然后跪到你答应为止。”夏江鼓足勇气张开双臂拦住真田的去路。反正你现在没带刀。

“……”绕过她继续前行,眼皮都不带眨。意思是你现在连宇宙的尘埃都不是。

“我会跪到死,到时候你家门口会多出一具尸体。”反正死不死在我。

“……”我见鬼的时候你还只是受精卵一枚。

“就算我变成鬼也会在你家道场盘桓,然后夜半哭泣。”明的不行我来灵异的,看你不破功!

“……”你还是留着那套去对付柳生吧。

不知不觉竟到了真田家门口,真田直呼太松懈了,竟然大意的忘记了接他的司机。

“前辈……”夏江可怜兮兮的望着真田,以期激起他最后的罪恶感。

“进来吧。”隐约听见一阵叹息。

“是!”暗自比了个V字手势,弹簧似的跳进门去。

两人默默走向到场。

“哟,阿郎,你回来啦。”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拐角。(别问我有多高大,总之挺高大:也别问我为什么出现在拐角,剧情需要。)

“大哥?”真田先是吃了一惊,随后挂上夏江做梦都不敢奢望这辈子有机会目睹的淡淡的笑意,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下午,你这是要去道场?”

“是,去训练一个学弟。”他瞥了夏江一眼。

“后辈?”真田这才注意到存在感可忽略不计并正沉浸在他们兄弟情深幻想中不能自拔的夏江。

“您好,夏江佐源,立海大高中部二年级,网球部正选,请多指教。”夏江生怕这个后辈给真田前辈丢脸般毕恭毕敬的自我介绍。话说,又不是见公婆你紧张个什么!

“你好,真田弥生。”他随意的介绍道,仿佛自己根本不值得一提。

“真田弥生?东京警署侦查司司长?”夏江瞪大眼睛问道。经常听外公提起他,说是年轻有为的后辈,也是严厉的外公所赏识的为数不多的几人之一。

“你认识我?他感兴趣的打量着她,迟疑着,”对不起,不过我确实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你。”认人这方面他绝对有狗之于嗅觉一样的臭屁,厄,是自信。

“啊。”夏江自觉失态,讪讪道,“你破获那么多起大案,当然很出名啦,哈哈,哈哈。”她没味的干笑着。

“哦,这样。”他看上去并没有消除疑虑,眼光反而锐利了好多,颇有饿狗见骨头的违和感,“不管怎么说,谢谢你的夸奖。”

“前辈客气了。”夏江松了口气,但注意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后忙对真田说,“学长,我们赶紧开始吧。”遂屁颠屁颠的狗腿真田而去。

夏江佐源?他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破过案,对外警署从未用过自己的真实姓名,知道自己破案的只有内部高层而已,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弥生的侦探心理开始蠢蠢欲动,追逐一切谜团几乎成了他作为探长的本性。只是,他得先完成老师交付的任务——找寻他出逃孙女的下落。那个手冢流年可真能折腾啊,单枪匹马的闯回日本,愣是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不愧是老师成天挂在嘴边的鬼马精。真伤脑筋啊,找不到铁定被老狐狸玩死了。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是他呢,怎么想怎么觉得两位老爷子的神态有文章,经验告诉他,有阴谋啊,有阴谋。弥生搔搔后脑,伸了个懒腰准备去道场看热闹,黑面阿郎也有需要带回家照顾的后辈,真稀奇~!

真田弥生,真田家长男,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司长,头脑、才能、外貌,无论哪一方面都是一等一,也许除了他的性格。与真田的严肃认真相反,他生来就一副懒散相,喜欢过随意无拘束的生活,所以15岁便离开真田本家独立生活。在别人看来,真田弦一郎倒更像是哥哥,他完全继承了真田家执着、严谨、刻苦、拼搏、责任的精神,是真田家理想的继承人。但实际上,截然不同的两兄弟感情相当深厚。对于真田弦一郎来说,哥哥是他的向往,过人的天赋,敢于追求自己生活的魄力和勇气。其实他知道哥哥只是不想陷入家族之争,不想让他为难,于他与手足之情相比,继承权根本不值一提。而在弥生眼中,弟弟自小就知道自己的责任,并且强迫自己学习不敢兴趣的事情,他明白大人的希冀,所以克制欲望的过着几乎苛刻的生活。这样的弟弟让他于心不忍,小小年纪,因为不合格的大哥,似乎承担了太多不属于和这个年龄的东西。

他进入道场时,夏江已经在完全忘我的群魔乱舞了。

“阿郎还真是不留情啊。”弥生看着真田迅速挡开夏江的攻势,反手致命一击,“那孩子分明还是个门外汉。”

一而再,再而三,夏江一次次栽倒在地,竹刀也一次次脱手,进攻一次次被化解,但是,弥生注意到,他的眼神没有丝毫动摇,反而随着失败次数的增多而坚定起来,仿佛下一次志在必得。他有点明白阿郎为什么要给那孩子特别辅导了。他站在场边就那样注视着对打到无我境界的两人,鬼使神差的他暗自觉得汗水湿发发贴颊的少年莫名奇妙的妖娆起来,那斗志昂扬近乎燃烧的眸子,很容易让人沦陷。他又仔细观察着真田,那个闷骚弟弟似乎也乐在其中呢。弥生若有所思的眯起细长的凤眼。

明天就要比赛了,可夏江仍没从真田手里成功拿下一本,她觉得很对不起前辈的苦心栽培,难道自己真的象前辈所说的那样,没有用心么?她坐在台阶上盯着地上斑驳的树影,内心万分纠结。

“你又在发呆了。”仁王鬼影似的突然冒出来,戳着她的额头。

“前辈,会痛啦。”夏江揉着微红的额头,不满的瞪着眼前的白毛狐狸,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他都把自己的脑袋当木鱼敲。

“还知道疼。”他不赞同地挑起形状好看的眉,“这几天你总是心不在焉,难不成被真田操练得很惨?”

“哪有,前辈并没有为难我。”夏江忙不迭地替真田申辩,“是我自己的问题,只是有点不明白而已。”夏江微微叹了口气,以45的纯洁角度仰望天空,神情迷茫。十足少女怀春的模样雷得仁王一阵颤抖,他摸摸自己的臂膀,半开玩笑道:

“喂,你该不会发现自己爱上真田了吧?”

“没有。”夏江神色黯然,“其实我发现他是我亲哥哥。”随即转头绝望的看着仁王。“前辈,我该怎么办?”

稍事微愕,仁王深情的握住她的双肩,缓缓道: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在他砍死你之前,知趣离开吧。”

“可是前辈,我怎会舍得放手!”夏江立即作掩面,“毕竟,毕竟——”戏剧性的转为抽泣,“我,”她哽咽着,黑曜石般的星眸泛出点点泪光,“对他——”甩头羞赧的低下,克制着强烈感情似的紧咬下唇。

“对他怎样?”不属于仁王的清哑声线传来,但沉浸在文艺腔情节中的夏江上哪个草泥马空间去留意,她只是酝酿足了呼天抢地的情绪,扭头抓住声源的双手紧紧贴住脑门子,以咬牙切齿般的痛苦呢喃着:

“已经抱有不应该的感情。那是被上帝禁忌的感情,被天神诅咒的感情。所以,”猛然抬头神情激昂,可是下一秒本应煽情的台词却立马转换成声音扭曲满含恐惧的三个字,“副~部~长~?!”夏江的声音无故升高了度,颇有这里的山路十八弯的韵味。

没错,此时被夏江非礼双手的正是狗血剧情中的男主人公立海大附高网球部副部长传说中夏江的亲哥哥,他脸上的表情已经精彩到连错综复杂都不足以形容,他旁边是刚才发问现在一脸高深莫测的柳莲二。至于仁王,他早没义气的躲到一旁偷笑去了。我要把你做成一条狐狸坐垫,压得你永世不得超生。话说夏江少年现在很想咬人。

夏江如摸到烫手山芋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轻轻放下真田骨骼分明的手,艰涩地吐出一句:

“刚才的话,我统统收回。”

真心实意的收回,我再也不配合仁王那三观扭曲的变态星人恶搞了。副部长大人,看在今天没带刀的份上先放我一条生路吧,看在明天还有比赛的份份上今晚也不要砍我吧。

“佐源,难道你要亲耳听到你告白的弦一郎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么。连家门都带你进了,你让他情以何堪?”柳充分发扬没有火上不浇油从来雪中不送碳的损人不利己精神,不咸不淡不甜不腻的问道。

真田的眉毛在抽搐+真田的嘴角在抽搐+真田的鼻翼在抽搐=真田的脸在抽搐=真田的神经在抽搐=真田的手在抽搐=真田极可能直接砍死她。哥哥,我见不到明的朝阳了,不,确切的说今天的夕阳也见不到了( ⊙o⊙ )。最美不过夕阳红啊,温馨又从容,夕阳是最美的时刻,夕阳是我的葬礼,停,胡思乱想什么,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安抚即将暴走的副部长阿。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夏江咬紧幻想中的手帕。

面色凝重的真田缓缓举起手——难道又是如魔似幻风中凌乱销魂蚀骨掌?夏江缩进了脖子,很鸵鸟的闭上了眼睛,打吧打吧,只要不在我面前只要不让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灰飞烟灭。夏江任命的紧闭双眼。前辈前辈,我在cos你亲战友柳莲二哦,你是不是不忍心下手了?好吧,就算你能忍心下手,也不会那么狠的,是吧是吧。

妄想中的拳头并没有如期下落,竟是出乎意料轻柔的触感。真田拍了拍她的头,低声咕哝一句“太松懈了”便转身离去,留得嘘声一片——快看快看忠犬攻安抚天然呆受哦;帝王攻的温柔,小白受都快傻了…………

“噗哩~”仁王适时冒出来吐槽,“看上去你的告白被接受了啊。”

“仁王前辈~”夏江僵硬的转向他,惊恐的盯着他,唾沫吞了又吞,半晌颤抖的说,“你多看我几眼吧,明天我就要尸沉东京湾了。”语罢机械的挪动步伐向教学楼走去。

仁王莫名其妙的目送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在由衷战栗着的夏江,很认真的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突然穿越到了平行世界,难得真田那么开明,你在那抖个屁啊。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tianlongqipai.com

神扑克(Shenpoker)导航:http://www.spkdh.com

亚洲最大在线扑克室天龙扑克,玩天龙扑克尽在天龙扑克中文网
天龙扑克网址发布页http://www.tianlongqipai.com

本文由天龙扑克整理发布


天龙扑克,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天龙扑克】妈妈的爱第一章 篮球帅哥尿在我身上
喜欢 (0)
[]
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现在注册大发扑克送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