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洲最大线上扑克室,天龙扑克,官方网址发布页 ,传送门:天龙扑克

【天龙扑克】妈妈的爱第一章 快穿系统h娱乐圈

天龙扑克区块链 小龙女 3周前 (01-03) 13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天龙扑克】妈妈的爱第一章 快穿系统h娱乐圈

回到阮若灵家的洗头店时,阮若灵已经不在外面烧水了,门口堆着几个用过的蜂窝煤。

他撩开帘子走了进去,却发现外婆正在里面,和正在忙着给客人理发的顾宁秋聊天。

“哎呀,阿彧怎么来了?”外婆看见了他,就招呼他过去坐。

“外婆,我来找阮若灵。您怎么在这?”钟彧过去坐在外婆旁边,才发现阮若灵并不在店里。

顾宁秋替外婆回答道:“你外婆经常来我店里聊天的,有时候还会帮我干活。若灵在里屋呢,你进去找她吧。”

外婆拍了拍钟彧的背:“去吧去吧。”又转头对着顾宁秋笑得眯起了眼,“年轻人啊就是有聊不完的话,我看阿彧啊以后也是你们这的常客了,昨天还在这吃饭来着吧?”

顾宁秋笑了笑:“是啊,阿彧是个好孩子,都没嫌弃我厨艺差。”

“啊呀,下次喊若灵做给他吃,若灵手巧,做饭好吃的嘞。”

钟彧努力分辨了一会儿顾宁秋和外婆的Y镇口音,勉强听懂了大概,才起身进了里屋。

阮若灵做饭好吃?他不免有点好奇起来。

他走进里屋的时候,阮若灵正趴在餐桌上写作业,一看到他进来吓了一跳,马上把卷子草稿纸一并塞到了书里。

“藏什么呢?”钟彧走到她身后,弯下腰来整个人罩在了阮若灵的背后,伸出手去想拿她的书。

“没什么。”阮若灵眼疾手快地把书塞进了书包。

钟彧却不依不挠,想扯过她的书包:“该不会是在给哪个男生写情书吧?这么见不得人。”

“钟彧!”阮若灵把书包抱在怀里不撒手,语气有些恼了,“别闹了。”

钟彧还是第一次听到阮若灵用有点气恼的语气说话,他没再继续抢,摸了摸鼻子,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凑过去看她的脸。

阮若灵低着头,白皙的脸上泛起一抹微红,手里还是紧紧抱着书包。

钟彧又凑近了几分,嘴上哄着她:“别生气了,我不看就是了。”

阮若灵略微抬起头侧过了脸,却发现钟彧的脸近在咫尺,再往前一点,就能碰到他的嘴唇,顿时脸涨得通红,心跳如雷。

钟彧见她脸色更红,以为她还在生气,继续哄她:“别气了,我又不会真的不经你同意就看你的东西。”

阮若灵没说话,伸出手去把他推远了点:“别靠这么近。”

钟彧任由她推着,却忍不住笑意:“你该不会是在害羞吧?”

害羞的阮若灵可不常见,他想多看一会儿。

“钟彧,你烦不烦?”阮若灵被他笑得心头一跳,她像只炸了毛的猫,撇过头去不再看钟彧。

“烦你的话不烦。”钟彧说了句绕口令似的模糊不清的话。

阮若灵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转过脸和钟彧对视:“可是我很烦。”

钟彧向来不是能耐得下性子的人,不管是以前也好,还是现在也好,要是他觉得不耐烦或者不爽了,随时都有可能揍人。

从来都是易燃易爆炸的危险品。

但是面对阮若灵的时候,他好像就有成倍的耐心去哄她,哪怕他根本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

那天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哄好她的,后来她只是把洗好的外套一把塞进了他怀里,就忙活做饭去了。

钟彧本来想死皮赖脸地留下来蹭顿饭,结果被阮若灵一句“没有你的份”给堵了回来。

钟彧没再纠结于她到底在藏什么秘密,他不喜欢窥探别人的秘密,也不可能强迫阮若灵说出来,他想要阮若灵在愿意说的时候亲口告诉他。

第二周上学的时候好像和之前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他会特地留意阮若灵的上学时间,后来发现他实在是没法像她一样起得那么早,每次他早上提前起来绕道去她家的时候,顾阿姨却会告诉他她已经去学校了。

中午想找她一起吃饭,她却走得比谁都快,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放学时她要么留下来扫地擦黑板,要么坐在位置上不知道在写什么,钟彧总算逮着点机会,每天都等她一起放学回家,看着她进了店里才回家吃饭。

阮若灵好像又回到了刚认识他的时候,对他爱搭不理的,他却越来越爱烦她,下课凑过去没话找话,上课就盯着她看。

有次上课阮若灵实在被他看得受不了了,给他写了张纸条。

“别看了,认真听课。”

钟彧大笔一挥,写下两个字“就看”,扔了回去。

阮若灵看到纸条之后瞪了他一眼,结果却被老师点了名起来回答问题,她无暇顾及钟彧,马上站了起来。

其实她知道老师讲到了哪题,也知道正确答案,但是她却没有马上回答。

钟彧以为她刚才被自己打扰了没在听课,小声在旁边提醒着她答案,结果她看都没看他一眼,仿佛没听见似的。

她微微侧了侧目光,看见胡清月转过头来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她,她抿了抿嘴唇,报出了一个错误的答案。

英语老师扶了扶眼镜:“恩阮若灵同学犯了一个大家常犯的错误,这道题里面其实有个陷阱……”

老师讲完了一大串解析,才想起来要让阮若灵坐下。

下课以后,钟彧马上问她:“诶我都告诉你正确答案了,你怎么还答错啊。”

阮若灵正在看书,目不斜视地答了句:“没听见。”

钟彧显然不是很信,不过通常阮若灵看都不愿意看他的时候,能用几个字回答他一下已经算是不错了。

钟彧同学很想反省一下自己,明明之前在她家的时候气氛还挺好的啊,难道就因为那天跟她闹了一下,她就气了这么久?

“阮若灵,你也太小心眼了吧?”钟彧不小心把心里话轻声嘟囔了出来。

阮若灵立马转过了头盯着他看:“你说得对,我是很小心眼。”

“你还说刚才上课没听到,你这听力方圆十里的动静都能听见吧?”钟彧有点震惊。

“可是你只离我半米都不到。”阮若灵面无表情。

钟彧挪了挪凳子凑上前去,差点和她脸贴脸:“那现在呢?只剩一厘米了。”

阮若灵瞬间脸涨得通红,有点气恼地伸手推了他一把:“钟彧,你知道什么叫安全距离吗?”

钟彧被她推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也不生气,反而笑着道:“阮若灵,那你知不知道一直面瘫的话面部神经会坏死啊?我是在拯救你的面部神经。”

会笑,会生气,会害羞,会捉弄他,会和他斗嘴,有时候说话还挺犀利的阮若灵才是鲜活的,才有一种真实存在的感觉,而阮若灵冷着他不说话时候,他总觉得她就像一阵风一样,无影无形,怎么都抓不住。

“钟彧,我发现在不要脸的程度上,我确实比不过你。”阮若灵叹了口气。

“不要脸”的钟彧同学被骂了之后反而还很受用,没心没肺地看着阮若灵笑了半天。

阮若灵看了一会儿钟彧阳光明媚的笑脸,又把注意力放在了书上,可是她总觉得书上的每一个字都变成了钟彧的名字,连起来又变成了钟彧的脸,张扬的笑容像太阳一样刺眼,怎么都挥散不去。

真是魔怔了。

这天放学的时候,钟彧本来想像之前一样等阮若灵一起回家,却被上完最后一节课的李老师叫了过去,无非就是询问一下这两天他在班上有没有什么问题之类的,显然是被他之前那一架打怕了。

他好不容易煎熬地听完了李老师的唠叨,一个百米冲刺就回到了教室,生怕阮若灵跑了,结果他又看到了似曾相识的一幕。

又是胡清月,连带着最近不怎么烦他了的贝舒甜也在,这两个女的,出现一个就够他头痛了,两个一起出现就是头痛的二次方。

胡清月一开口就是咄咄逼人,手指指着阮若灵:“阮若灵你要不要脸啊?整天缠着钟彧,和你妈一样都是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阮若灵没说话,其实她很想反驳一句是钟彧缠着她而不是她缠着钟彧,但是她不想在胡清月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喜怒,她越是反驳,胡清月越是没完没了。

钟彧强忍着揍人的冲动走过去捏住了胡清月的手腕,语气狠厉:“我说过了,你再敢废话一句,我就撕烂你的嘴,我说到做到。”

胡清月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捏疼了,脸色顿时煞白,她还以为钟彧已经回家了,却没注意到钟彧的书包被他随手扔在了阮若灵桌上。

贝舒甜轻轻扯了扯钟彧的校服:“钟彧你误会了,清月跟阮若灵开玩笑呢。”

钟彧斜睨了她一眼:“你也闭嘴。”

钟彧甩开了胡清月的手臂,拉起阮若灵就往外走,贝舒甜悻悻地咬了咬嘴唇,扯了扯一脸愤然却又不敢再动作的胡清月,两人最终还是走开了。

阮若灵看钟彧气得连自己的书包都忘记拿了,叹了口气,拿起来抱在了怀里,被他拉着走出了教室。

“她们是不是一直这么说你啊?你也不反驳两句?”钟彧简直气炸了,这种事情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肯定发生了无数次,难道阮若灵就一直任由她们诋毁吗?平时和他斗嘴的时候还挺伶牙俐齿的,怎么一到这种时候就又变成闷葫芦了。

阮若灵任由他拉着:“钟彧,我只是觉得没必要为了无关紧要的人生气。”

“啧,所以你就一直这么忍着啊?”忍了多久?一年?两年?

“也不是一直忍着。”也试过狠狠地吵一架,甚至差点动起了手,可是就算吵架占了上风又有什么用呢,那些四散的谣言并不会因为她吵赢了一架就会烟消云散,胡清月也不会因为吵架输给了她,就把用来拿捏她的照片删掉。

更何况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好像所有人都不会站在她这一边了。

“不管以前怎么样,以后你不准再忍着,就她那吵架的水平,十个她都不是你的对手好吧?”钟彧稍微朝她走近了点,放慢了步调。

阮若灵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吵架厉害?我没跟你吵过架吧?”

“不知道,就是感觉,反正我肯定说不过你。而且她翻来覆去就那几句话,我都听腻了。”钟彧很诚实地自认不是阮若灵的对手。

“那你每次威胁人都用一样的台词,你不腻吗?”阮若灵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一想到钟彧气得眉毛都要竖起来的样子她就有些忍俊不禁。

“行,我说不过你。”钟彧无奈地冲她笑了笑,“我送你回家?”

“本来就顺路。”阮若灵收起了笑意,“对了,你来我家拿点东西给江奶奶吧。”

“什么东西?有我的份吗?“钟彧问。

“没有。”阮若灵如实答道。

“没爱了,绝交吧。”钟彧一脸失望。

“老年人保健品,你要吃?”阮若灵忍不住笑起来。

钟彧的表情瞬间精彩起来。

钟彧去阮若灵家拿了顾宁秋买给她外婆的保健品,又很礼貌地跟顾宁秋道了谢,才看着阮若灵一步三回头地回了家。

“外婆,顾阿姨给您买了东西。”钟彧一进门就喊了一声,他外婆不在顾宁秋店里的话一般都在家。

结果没人回应,他以为外婆在厨房做饭,就朝门半掩着的厨房走了几步,结果他一靠近厨房,就闻到了一股浓郁刺鼻的煤气味。

他吓了一跳,赶紧推开门冲了进去,赫然看见他外婆晕倒在了地上。

他的心猛地往下一沉,但是很快反应过来,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所有的门窗,一边把外婆背到客厅一边掏手机拨打120。

他拿手机的时候手抖得不行,差点没拿稳,好不容易打了出去,他用肩膀夹着手机,把外婆扶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解开了她最上面的衣扣,用手探了探鼻息。

还好,还有呼吸。

可是120却死活都打不通,一直占线,他急得差点摔手机,干脆不再打了,直接拨给了阮若灵。

“喂。”阮若灵接的很快。

“阮若灵,阿姨有车吗?我外婆煤气中毒了,120打不通。”钟彧语速飞快。

“我们马上过来!”阮若灵说完立刻掐了电话。

钟彧拧了一条湿毛巾给外婆擦了擦脸,他看着外婆昏迷不醒的样子,第一次有了一种随时会失去一个亲人的无力感。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tianlongqipai.com

神扑克(Shenpoker)导航:http://www.spkdh.com

亚洲最大在线扑克室天龙扑克,玩天龙扑克尽在天龙扑克中文网
天龙扑克网址发布页http://www.tianlongqipai.com

本文由天龙扑克整理发布


天龙扑克,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天龙扑克】妈妈的爱第一章 快穿系统h娱乐圈
喜欢 (0)
[]
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现在注册大发扑克送1500